护士装cos(二次元护士装少女)

我步步都回头,山是故人眸,柳是纤纤手,遇你之后步步都难走。

作者不易,希望大家动动小手,点个赞再走,谢谢啦!各位的点赞,就是对我发帖的最大奖励~谢谢了~


从热闹的病房回到家,林馨开始适应新的生活。她不再需要闹钟,每天早上7时按时起床;白天学着做饭,看书学习,做一些康复练习;晚上上网课学漫画。一场病让她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分秒必争、享受人生成为她新的人生信条。

大师兄一路上的猴毛保养的也不错

不就是那男的买了辆加长林肯嘛

让林馨惊喜的是,看起来高高大大的陕西汉子,一个个都很温柔。

我把西游记都翻烂了

小樱这次的情况不算太严重,经过一周的禁食、护胃、补液治疗,很快就控制住了。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文、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轩慧 通讯员:王苏琦

他老婆生了个女儿

不过总结起来就一个字——美。熟悉腐团儿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她在直播间cos的时候会使用“战术纸巾”来遮挡自己的圣光。但是她化身护士小姐的那一次愣是连战术纸巾都没用......

感谢阅读

成片中的美女身穿黑白两色的女仆装,头上扎着可爱的蝴蝶结,梳着时崎狂叁的同款发型,手中拿着红酒瓶子,时崎狂叁的既视感已经传递出来了。因为服装的变换,所以,美女将COS的重点放在了脸部妆容。时崎狂叁的笑容是轻藐的,是傲视的,成品中的美女脸上虽没有笑意,但是眼神以及嘴唇的颜色,超级像时崎狂叁。

男子钻进睡袋,一脸惬意。(韩国《中央日报》) 现场不少市民有备而来,有人钻进睡袋,把自己裹成毛毛虫;有人一身黑色卡通服亮相;还有美女玩起僵尸cosplay,在脑袋上贴个定身符,种种趣味造型,让人忍俊不禁。

(转着转着把自己转晕了)

唐僧吃饭有个碗,他得挑着

当时都以为是一段长长的分别,没想到11个月后,因为突然便血,11月1日,小樱再次回到了肝胆外科,因为全家人都对深圳的这家医院和这个科室充满了信任。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相比其他平台

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后,林馨一直和小翠护士保持着联系,互相邀请对方去所在城市游玩,医患变成了朋友。现在,林馨还在继续创作自己的战疫漫画,她想把自己的经历都画下来,以后送给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

小姐姐腿真的好长好直啊!

电脑啊,笔记本啊,iPad啊

国模好看的女孩越来越多了,当我们提到超模,我们也有这么多好看的女孩,可以拿出来讲。

心有灿烂年华 ,手绘治愈自己、温暖他人

感谢橙子星

2017年,15岁的魏安琪在京东新面孔模特大赛中脱颖而出,开始了自己的超模之路。果然出名要趁早,15岁的时候,我们还在备战高考呢。



什么可乐啊,汉堡啊,薯条啊

男孩一直在场上踢球

千万不要被他发现啊♂

这里再说一个关于设计二次元形象角色来吸引阿宅献血的理由,这个理由是大家调侃的,他们认为阿宅交际圈小,也不会乱来,属于比较干净的那种人,这也是为什么献血机构要大费周章去和各种动漫联动了。

扁梨最近在看四大名着

没有给自己带任何东西

手术中,刘祥德按照标准术式精准切除了小樱的部分胃、十二指肠,部分空肠、胆囊、肝外胆管和相关淋巴结淋巴结。手术历时6小时,非常成功。病理结果确认:小樱的胰腺实性假乳头状瘤是良性的。术后,小樱恢复也很顺利,住院24天后,她顺利出院。

二师兄走了十万八千里一点都没瘦

2月21日,林馨出院了。办完出院手续,可社区接送的车没到,眼看已经中午,但当天并没有订她的午饭。吃的都送人了,听说有的人晚上才被接走,她有点担心。不一会儿,小翠护士来了:“小馨,你看,我给你拿了一盒饭。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没饭吃。”入院时被一盒盒饭打动,出院时还被人惦记着送了一盒盒饭,林馨说要永远记住这两个瞬间。回想整个患病过程,她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动漫美图:伊莉雅演什么像什么,含情脉脉的都市风美少女!

身高178的她,秀场表现也不俗。小仙女也可以冷漠脸。

5月29日,林馨回到社区工作岗位满一周。由于刚好遇到武汉全民核酸检测,她接手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核对社区内还没有做检测的居民信息。她打电话、录入,点外卖、加班,和同事嬉笑、被领导催着交表,4个月后重回熟悉的地方,生活一如往常。

1月21日,在社区上班的林馨开始感觉乏力,肩膀疼,眼睛睁不开,像熬夜了一样。当天排队3个半小时,她没能做上检查。第二天一大早,她赶到武汉市第九医院,排队8小时,终于做完所有检查。做CT时,她累得躺在机器上睡着了。

检查结果迟迟没有出来,但肺部毛玻璃状影像让她被列为高度疑似患者。她的症状从乏力发展到不断咳嗽,有时候一整晚不能入睡。妈妈陪着她辗转多家医院。1月29日在武昌医院等待就诊时,她晕倒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急诊室。当晚8时,她被转院至武汉市第九医院重症病区。第二天,她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大家好,我是张晓翠,大家以后有任何事情都要记得找小翠哦。”小翠护士来了,病房顿时热闹起来。住院没几天,林馨所在病房就被陕西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接管,小翠是其中一员。小翠个子小,但活力十足,每次查房都要和每个人打招呼,什么脏活累活都干。

因为病情,林馨一直感觉心慌。陕西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长、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曹博淦得知后,先是给她把脉。隔着两层手套,曹医生怕不准,又到处去找听诊器。晚上10时之前,他还会通过床头的呼叫铃询问临睡的林馨情况。林馨回忆说:“医生、护士都是随叫随到。我晚上睡得浅,凌晨两叁点钟还看见护士们进来忙碌。”

用上呼吸面罩后,林馨的咳嗽得到很大缓解。打针退烧后,她的精神也有了好转。1月31日,她在朋友圈发了自己的第一幅漫画:护士拿着一个大针头正要给她打针。以前画这样一幅画,她只需要一个晚上就够了。可这一幅没有上色的画,她用了两天才画完,“总是感觉累,手没力气,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