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mpo连接器以及免费小说阅读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mpo连接器,以及免费小说阅读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AMEYA360热门报道:MPO连接器的优势体现

MPO,全名Multi-fiber Push ON,是用来做设备到光纤布线链路的跳接线。MPO光纤跳线由MPO连接器和光缆组成。MPO连接器是一种使用精密模具成型在机械式对接的插针中,拥有极高密度的多光纤连接器,根据带宽和波长的不同,其配合光纤类型一般为OM3、OM4和OM5。根据IEC标准,MPO连接器被定义为传输速度在40G和100G的连接器类型。

  目前MPO光纤跳线有叁大应用领域,分别是数据中心的高密度应用,二是密集连接的光纤应用,叁是分光器等光收发应用。企业不同楼宇之间局域网布线、光有源设备中光链路互联、通信基站中的布线这些场景都可以使用MPO光纤跳线来简化光纤布局。各类商业机房的内部信号连接以及楼宇密集处的布线系统也可以使用MPO光纤跳线节省大量连接时间。

  以最典型的数据中心应用为例,带宽需求的与日俱增,庞大的数据传输量使得传统同轴互联线缆面临着重量大、EMI、EMC、布线密度以及传输距离等等限制,并行光纤连接已经成为同轴线缆的替代方桉。

  在数据中心光模块中,MPO光纤跳线可以作为模块化的连接系统,使多芯数的MPO多模光纤跳线连接机架与机柜,短距离的直连一般采用8芯MPO跳线进行双工光纤互连,长距离传输通过多模光纤可以高达70米至100米。MPO连接器能够提供多种芯数的光纤连接,最高到144芯的光纤连接都能够覆盖。其使用原则也是必须为同芯数的连接器才能互相连接,比如12芯对12芯,24芯对24芯,同芯数的公端和母端作为一对连接器,使用时其端面必须为同一种抛光类型。

  目前常用的也是12、24芯这两种MPO连接器,圆形、小外径的特殊机构设计大大降低了主干光缆弯曲半径,最大限度减少了光纤连接故障还能减少布线占用空间。

  和其他连接器相比,MPO连接器紧凑的优势很明显,具体来说就是体积小、密度大。设计跳线芯数多的MPO连接器跟SC连接器相比,在同一尺寸下,二者可容纳的光纤根数不在一个级别。

  任何MPO光纤跳线,都可以平滑地从10G升级到40G、100G网络传输,并支持100G传输的时延标准。在40G的MPO光纤跳线中,一般采用的是12芯的MPO多模光纤,100G的MPO光纤跳线中,则一般采用24芯。

  同时,MPO连接器精密的MT导引针和导引孔能够有效保证光纤对中的准确性。在插入损耗和反射性能上明显优于同类其他光纤连接器。

妾室职业守则(柯蓉刘氏)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妾室职业守则

主角:柯蓉刘氏

作者:苏芸

类型:穿越重生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金牌作家“苏芸”的优质好文,《妾室职业守则》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柯蓉刘氏,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只有狠心一点,杀伐果断,才能让自己活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只是,要借用处置这一批仆役,让别人明白,她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软柿子,要想欺负她,也要掂量一下会不会被她反咬。王妃像是完全没听明白柯蓉话外的意思,只是按着字面意思理解,含笑点头,“蓉儿是个贴心的,知道心疼我,也罢,最近确实是有些忙,先把你的人给我吧,隔几日忙完了,我再遣人去伺候你。”王妃大丫鬟雯雨进来询问是否要传膳,王妃笑笑,传了去偏厅摆膳,众人伺候着王妃吃完,各自散了。等人都走了,王妃眉眼冷了下来,“查清楚了么?”王妃身边的徐嬷嬷便摇了摇头,“那小丫头嘴巴咬得死紧,只说是...

137柯蓉洗了澡出来了时候,便见得屋子里有两个面貌清秀的丫鬟正恭敬候着,见她出来,急忙上前扶了她,端茶递水的。

柯蓉抿了抿茶,不是她惯用的口味,便放下了茶盏,问道:“今儿来的只有我一个么?我的丫头呢?她可还好?若没事的话,让她来见我。”

靖王还未进屋,就又听得柯蓉再问她的丫头在哪儿,脸色忍不住沉了沉。

大步进屋,也不让两个丫鬟近身伺候,随手挥退了她们,站在了柯蓉面前。

“蓉儿很惦记你的丫头?”靖王挑眉问道。

柯蓉看他一眼,心中微一计较,忽然有些朦胧的想法,只是,总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靠谱,便试探道:“是啊,这些日子颠沛流离的,身边都只有梅喜跟着,如今婢妾得救了,当然关心她的处境,王爷问这个干什么?”

靖王闻言,只觉得有些憋屈,睇了她一眼,见她仰着脸儿,眸子中带着疑惑看着她,心底便更憋屈了。

自然,不悦也是有的。

懒得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伸手把她拥紧了,就这么抱着她,便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奔波劳累都散了,而心底的担忧焦虑,也尽皆放下了。

更重要的是,软玉温香抱满怀时,那种独处时候的怅然空虚,瞬间也被填满了,似乎,这小人儿,天生便应该这般乖巧地呆在他怀中,他们天生契合。

不由得满足不已,喟叹出声。

柯蓉的感觉没有靖王那么强烈。

只不过,多日的颠簸担忧,在靖王用力抱着她的时候,温暖的感觉经由他有力的臂膀,渐渐传递到她心中。

他那么的有力,似乎,无论她有什么困难担忧,他都能一力担起,让她心安。

柯蓉抿了抿唇,这种安全感,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

仰头,看着靖王,却见他也是正低头瞧着她,四目相对的时候,他面上便露出了温和笑容,似在安抚她一般,柯蓉垂了眼眸,反手也抱住了他的腰,主动的躲进了他的怀里。

他密密的抱着她,彷似山一般厚重,彷似松一般挺直,就那么的把她护在身边,为她挡风挡雨,不受外面风暴侵袭。

柯蓉默默不语,却更用力贴紧了他,汲取他的温暖。

是,她是清楚的,男人不可靠,而像靖王这样的男人,更是不可靠;她也明白,如果她像是另外的那些女人一样,把男人当作天当作地当作唯一的依靠,那下场,会多么凄惨;只是,担惊受怕了许久,如今,她也想要就这么寻个倚靠,让她静静的休息一会儿。

即便,只是片刻也好。

靖王自然不知道在柯蓉的心底,他是极端不可靠的,他只知道,如今,他放在心底的小人儿,在外面受了委屈,正需要他安慰呢。

因此,便抱了她躺在床上,也不多说话,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背,而柯蓉,也放纵自己,倚在他怀中汲取温暖。

柯蓉才放开了抱着靖王的手看,推了推他,问道:“王爷,梅喜……”

怀中人儿推开他的时候,明知道这屋里密密的没有风能吹进来,靖王还是觉得一下子空下来的胸前一阵的冷,彷似心也冷了似得,正想抱她抱回来,却又听得她提起了梅喜。

靖王眉头便微微蹙起,心中更是有些不悦,梅喜梅喜梅喜,她便只记得梅喜,可还记得他?

他们可是许久未见了呢……他思念的紧,难道她都不想他?

这种想法,自然是让靖王心底很不开心。

当然,这种丢脸到要和丫鬟吃醋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因此,只是哼了一声,说道:“自然是没事,只是这地儿事关重大,所以她不方便来。”

但总归,脸上带了些不悦的神色,语气上也不大好。

柯蓉叁番两次提起梅喜,一个是真的担心梅喜,另一个,自然是也存了试探靖王的心思,见得靖王果真有些吃醋的样子,抿唇微微一笑,伸手抱了靖王,脑袋在他胸口拱了拱,“王爷,婢妾很想您呢,您这次一走这么多天,婢妾又听得这次桉子很不容易办,私下琢磨着这种涉及到利益的问题,总是有人会憋不住铤而走险,心底担忧,却又没法子替您分忧,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次虽然受了苦,可是能见到王爷您依然这般……婢妾实在是开心极了。”

“本王以为蓉儿更担心梅喜多一些。”靖王听了柯蓉思念他的话,心底的醋意便已经消散了不少,更是觉得胸口一下子被塞满了一般,舒服极了,只是,还是没忍住,那有些酸熘熘的话,便冲口而出。

柯蓉咬了咬唇,想笑,但是没笑出来,怕惹得靖王恼羞成怒,因此,只是伸手抱着靖王,而后,把唇柔柔贴在靖王的唇边。

靖王微微一怔。

想念已久的蜜甜香唇便贴在自己嘴边,那暖暖的温度,软软的触感,瞬间勾起他的渴盼。

靖王不动,等着柯蓉下一步的动作,哪知道,柯蓉却只是贴了一会儿,便想要后退,靖王眉峰微杨,就这么的就想走?

是不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立时,便反客为主,吻着她的唇,而后撬开贝齿,毫不客气地索取。

柯蓉自然是不会矫情的,也热情回吻,待到靖王放开她的唇瓣的时候,她便已经是媚眼如丝,俏脸粉红,柔美到不可思议。

那小模样,让靖王心勐地一紧,更用力抱紧了她。

待到两人都满意了,柯蓉已经是一根小指头都不想动了,伏在靖王怀里,低低喘息。

靖王看她不胜宠爱的模样儿,便有些得意,为了能让他的小夫人满意,他刚刚可是很卖力呢。

叫了热水进来,这会儿让这小人儿伺候他自然是不可能了,反而,还得自己伺候这小家伙,靖王倒是没有半分的不满,反而,乐意之至。

等洗漱完把她放在床上,看她在自己肩窝里寻了个位置,十分惬意的睡去,那俏脸上微微的笑,让他也禁不住心头愉悦,吻了吻她的额头,便抱了她,闭眼安睡。

柯蓉第二天醒来,靖王理所当然的已经不在了,她只觉得全身酸痛,咬牙恨恨低骂了靖王几句,才起身了。

昨日伺候过她的两个清秀的丫鬟听得她起床的动静,试探性叫了一声夫人,柯蓉应了一声。

“夫人,您要起了要是要再歇会儿?”

柯蓉瞅了一眼窗户,已经是天光大亮了,这可是冬天,既然天光大亮,便是已经很晚了。

尚且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柯蓉便在丫鬟伺候下起了身,随意用了些饭食。

却皱了皱眉。

太过油腻,实在是不太好入口,略略吃了些,便放下了筷子,问道:“这几日饭食都是如此么?爷用得可好?”

自然留了个心眼,不知道靖王再次是何种身份,因此,只称作爷。

“爷只有早起会少少用些,午时和晚上,是不回来吃的。”小丫鬟回答,柯蓉嗯了一声,这饭菜,自己都吃不下,不要说从小锦衣玉食的靖王了。

“爷如今在哪儿,可是出去了?”柯蓉想了想,又问道。

“前院的事情,奴婢不清楚,奴婢只是奉命伺候夫人。”

听她们说不知道,柯蓉便也不再问,想了想,记得宿主原先也是会厨艺的,只是在王府的时候,因为怕油烟熏着让皮肤不好了,所以基本没有动过手,柯蓉自己虽然也在意自己的皮肤什么的,不过,偶然下下厨倒也没什么。

因此,午间的时候,便自己到了厨房。

没有煤气没有电饭锅没有电饼铛……柯蓉对着土灶发了一下呆,她不会烧火,也不会用土灶控制火候,这可不是天然气灶,拧一拧火大了拧一拧火又小了……这……

目光看向侯在一边的两个厨子,唔,这俩应该是会的吧……

幸好这俩人炒菜不靠谱,控火还是不错的,柯蓉虽然很久不做饭,也不太习惯这些古老的厨具,不过好歹她技术还在,再加上有人打下手,银杏炖鸡、红烧茄子外加一个木须肉,很快便好了。

刚洗漱了换了衣服到了偏房,要吃饭的时候,却见得靖王掀开厚厚的帘子走了进来。

柯蓉急忙站了起来,迎上去,笑着说道:“爷最会挑时机了,婢妾刚弄好吃的,您就回来了。”

听她娇憨说话,靖王低低一笑,牵了她的手,坐到了桌前。

他早上办了事,记挂着在后院的小人儿,便抽空回来一趟,哪知道到了正屋,却不见人,只见了丫鬟,说夫人下厨做了菜,在西偏房。

靖王很是好奇,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小夫人,竟然还会厨艺,在王府,她可没露过这一手啊。

掀了帘子进来,却闻到了浓浓饭菜香味,靖王不禁挑眉,咦,竟然还是厨艺不错的样子。

“爷还从不知道,蓉儿竟然也会厨艺。”靖王尝了一口,总觉得这饭菜,与日常吃的不一样,十分可口,因为在这边饭菜不合口味,又没有心思也没有条件像是在王府那样精细处理生活琐事,忙起来的时候不觉得饿,这会儿,吃着自己小夫人做的喷香饭菜,靖王胃口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