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穿到抄家入狱前与川岛芳子临死前说出的秘密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穿到抄家入狱前,以及川岛芳子临死前说出的秘密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小说:穿越到唐初折腾黑科技得罪世家,遭各种报复,李世民保我

第二天一大早,玉太白就和侍卫们到了玉家庄,徐锦儿和梁小雪也来了。

毕竟是皇帝要视察,玉太白不得不重视。

食材于是今天早上运去的,徐锦儿和梁小雪不会骑马,所以坐了运送食材的车辆。

毕竟是数百号人的饭碗,不做好准备是忙不过来的。

昨天许小河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几头家猪,猪肉又有着落了。

昨天下午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些肉材,扣肉和猪肘子也准备好了,上蒸笼就行。

如今天气转寒,放一个晚上,没有任何问题。

厨师团就是玉太白身边的侍卫。

玉家庄里热火朝天。

女人负责洗桌椅、餐具,洗菜。

男人负责宰杀鸡鸭鹅鱼,切肉,切配料。

孩子们也会帮忙,但眼珠子基本都盯着香味浓郁的扣肉和猪肘子。

昨天晚上众人才将扣肉和猪肘子弄好,也吃到了边角料,那滋味意犹未尽。

所以一些小屁孩总想着怎么偷吃,但总会被大人盯着,靠近就会被呵斥。

今天孙思邈也下山了,下山的时候还带了不少干辣椒。

孙思邈得知玉家庄要摆宴席,所有人都有份,他也过来凑热闹,毕竟徒弟也有了一番作为。

这段时间他在山上过得也舒坦,尤其是有了玉太白给的棉被后,晚上睡觉也暖和了很多。

孙思邈自然也得知了玉太白有了皇帝作为靠山。

而且今早和玉太白交流了一番,得知当今陛下还是很看重百姓的,如此倒也没埋没玉太白的那些良种。

“太白,你说你还没告诉陛下土豆,玉米和番薯的事情?”孙思邈眼睛都瞪大了叁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还没告诉陛下?”

“额,毕竟还没到收获的时候,若是产量没那么高,估计落人口舌。”玉太白摸了摸头。

“那些粮食什么产量老夫不清楚吗,老夫能担保。”孙思邈有些生气,毕竟这事情太重要了。

玉太白却说:“而且,还是保密比较好,毕竟怕走漏消息,怕被人惦记!”

“嗯!”孙思邈点了点头,“不过这事你还是早些告诉陛下较好,毕竟庄子人多耳杂,要不了多久估计也会走漏消息。”

“也是!”玉太白应道,“那就先告诉他土豆吧。”

“曲辕犁的是说了吗?”孙思邈又问道。

“说了,”玉太白面色古怪地道,“但是他好像没什么反应。”

“什么?这昏君!”孙思邈气得脸色有些发红。

玉太白都吓了一跳,老师牛逼啊,敢骂得这么直接。

“也许是忘了,我再提醒一下他说不定就记起来了。”玉太白尬笑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记!”孙思邈理所当然地道,心想这李二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是……老师,您喝口茶。”玉太白只好顺着孙老的脾气。

“嗯,这茶水配得不错!”孙思邈用那精美的白瓷杯喝着茶水,感觉很好。

孙思邈也清楚那白瓷卖的那么贵,对百姓没有坏处,只会是达官显贵掏钱买,这也是徒弟当初说过的。

而且非但对百姓没有坏处,反而会有好处,这会拉低普通陶器的价格,百姓家用的盆碗也会变得便宜很多。

“你去忙吧,老夫随便转转!”孙思邈知道很多事情需要玉太白去指挥,开始赶人了。

古时候的酒宴跟后世农村酒宴还是有不小区别的,起码流程上就没有后世那么娴熟。

虽然这不是喜宴,但毕竟几百号人吃这顿,不安喜宴的流程来办真不好办。

此时朝廷里的人还在上早朝,这早朝竟然延长了一个时辰。

此时左右仆射,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都在奋力谏言,要求推行统计法。

这几天房玄龄,杜如晦,和六部的重要官员已经在走动,今日正式在朝廷上提出法桉。

通过几天的研究,李二和房谋杜断以及长孙阴人得知了统计法的惊人分量,不单单是能清晰地得到数据,而且最关键的是用这种方法能很好地控制相关领域。

不管军事领域还是商业领域,或是农业领域,做得好与不好都能看见,也都能去干预。

最关键的是还能用此法跟世家博弈。

所以李二非常重视,此法必须推行。

而且李二上位几月后,能清楚地感觉到地方的很多事情是有猫腻的。

奈何世家们层层严防,配合得很好,也导致李二总觉得眼前有一团迷雾,无法看清基本事实。

所以这统计法必须推行,这片迷雾必须拨开。

虽然新的统计法的数据也可以造假,但是御史台监察机构也不是没有任何作用,至少李二是这么欺骗自己的。

而且有了大写数字的辅佐,想要造假就得造假得更加高明才行。

从这里就已经遏制了不少造假的苗头。

但不少言官依旧百般推脱,阻挠统计法的推行。

“启禀陛下,我大唐州县无数,若要推行此法,需要不少时间,估计得叁年后才能完全推行。”

“启禀陛下,此法颇费纸张,对朝廷来说是一笔很大开支。”

“启禀陛下,国库空虚,若在明年还如此大幅开支,微臣怕国库难以支付。”

“陛下,此法还需专门派人传授,那大写数字也不是正统,未免劳民伤财,增加国库开支!”

“启禀陛下……陛下……启奏陛下……”

世家的人言辞激烈,把统计法的弊端都说了个遍,但除了纸张之外似乎都不是重点。

可见世家也清楚此法打到了他们在贪腐方面的七寸了,已经在想方设法阻拦了。

李二威严地道:“朕意已决,此法明年必须推向全国,明年年底还要将此法纳入考核,若文武百官、各州县若不依此法统计作数,罚俸半年,五年不得升迁!”

众大臣安静了一瞬,又有细碎的生意传出,似乎在说:“陛下难道不在乎国库赤字吗?”

事到如今,李二也不得不赌一把了,道:“此法并无多大难度,掌握起来也容易,关键在于纸张。

纸张的事,朕会解决!”

李二也是够拼了,心里也在滴血啊!

要是赌输了,明年朝廷财政上就会有一个大窟窿。

“玉太白啊玉太白,朕就将筹码全都压在你的这太白金星身上了,可不能令朕失望啊!”

世家的人却在冷笑。

你李二郎那什么解决纸张的事?

下了早朝,户部尚书刘政会就被户部侍郎王冲海询问。

“刘尚书,此法到底是谁搞出来的,你肯定知道!”

王冲海的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个下官的样子,反倒刘尚书好像成了下官。

“恕本官无法告知。”刘尚书摇了摇头,陛下可是警告过他了,不得泄露半点消息。

这两天这统计法在世家里如同油锅一般,炸东西炸得噼里啪啦地炸响,很多造假高手都担惊受怕,怕丢了饭碗。

也怕被查出猫腻,怕被抄家入狱,或者斩首示众。

“李二威胁你了?”王冲海问道。

刘尚书看了看左右,道:“王侍郎还需慎言!”

“怕什么,”王冲海无所谓地道,“整个户部都是咱们世家的人。”

“事已成舟,还不如想办法补救。”刘尚书的脾气很好。

“不行,此人一定要查出来,挡了那么多的财路,不揪出来杀了全族,难解我心头之恨。”王冲海恨啊,这得少贪多少钱。

不单是王侍郎,很多世家的官员都面露愁色和恨意,都在想对策。

李二也探知到了世家这边的人反应激烈,既有快意又有恨意,也不知这这些世家到底贪墨了多少钱。

想了想,李二突然问罗洪道:“纸坊那边清理得怎么样了?”

“已经清理干净了,小爵爷随时可以进去!”罗洪低头道。

李二点了点头,道:“明天就让他进宫!”

“诺!”

李二又觉得有些不放心,道:“暗中再排二十个侍卫!”

罗洪抬眼一看,道了一声“诺”,心想这小爵爷身旁已经有二十个侍卫了,还不算周伍和许小河,再派二十个就很多了,王爷和太子身边也不一定有这么多人吧。

大约一点钟左右,李二才和房谋杜断,长孙阴人,尉迟恭,秦琼,李靖,程咬金悄悄出宫,去了玉家庄。

到玉太白的封地之时,看到有很多守卫巡逻,李二点了点头,这才像样。

这时玉太白已经在封地边缘等候了,见他们来了后,前去迎接。

“记好,我是秦员外!”李二一本正经地道。

“是,秦员外!”玉太白道,心中却在想,玉家庄的人肯定能猜出你们当中肯定谁是皇帝。

李二还被蒙在鼓里,大臣们也不知道。

庄民们为了爵爷的安全着想,也都叁缄其口,不敢透露任何风声,昨天也仅有流民和庄民参与了开会。

路上李二等人也观察到了地里种有东西,还有很多除草的痕迹。

“那些外围那些是野菜,老师说那些野菜冬天也能种,拿来喂养家禽和家猪很不错。”

玉太白介绍道:“里边的这些种的则是土豆?”

“土豆?”李二没听过这个词。

重臣也交头接耳,房玄龄道:“臣没听过这土豆。”

罗洪提醒道:“注意注意,要注意身份!”

“哦,”房玄龄拍了拍脑袋,道:“方某也不曾听说。”

“这是我偶然得道的一种高产粮食,亩产应该有叁千斤,非常耐寒,冬天也可以种。”玉太白的话如同惊雷在李二他们耳中炸响。